Archive for September, 2009

南瓜九个月――六颗牙齿

满九个月的时候,南瓜上面长了四颗大门牙,像兔子,下面长了两颗小小的牙齿,像小老鼠。南瓜每天就用小老鼠的牙齿啃那啃那,最爱啃的是妈妈的肩膀,每次趴在妈妈肩膀上就会忍不住啃一口,妈妈痛得啊呜叫,南瓜就会更来劲。这个殊荣只有妈妈才有,其他人,南瓜就不会下口了。

八个月的南瓜,刚刚开始用匍匐前进式向前爬,肚子是不离开地面的,九个月的南瓜,就可以用膝盖支撑起身体,三两下就爬出去好远。可惜外婆和奶奶只让南瓜在床上和沙发上爬,这样行动的空间有限,不知道如果放在地上爬,你会不会满屋子乱爬,我们满屋子找你呢。抓着东西能轻松站起来,你不安于静静的站着,站好了就开始迈着大步想走。在沙发上爬已经渐渐不能满足南瓜探索的需要,你开始试着踩着沙发扶手爬到桌子上,动作利索,只要桌子上有吸引你的玩意,一不小心你就爬上去了。

南瓜刚满九个月,妈妈和爸爸去厦门旅游三天,南瓜有两天晚上是和外婆奶奶睡的,原以为没有含着nainai入睡,你会不肯睡,要表扬一下坚强的小南瓜,睡前小闹一下就睡着了。不过半夜醒来要玩1个小时,然后清晨清晨五点就起床不肯睡了。和妈妈一起睡的时候,晚上口渴了,热了,醒了,第一反应就是滚到妈妈身边,歪着嘴啊哈啊哈,一般会醒来1-3次不等。看来真像奶奶说的,妈妈不在身边,你反而乖了。

最喜欢户外活动,水上乐园和小区的娃娃集散地是每天必去的地方,和同龄的小朋友抢玩具抢三轮车是南瓜很喜欢的游戏。周末爸爸妈妈带你去商场或者超市,你很兴奋,与小时候不一样的是,除了眼睛看你还要用手抓,抓到什么就不肯还回去,这么一个小强盗的毛病,真是拿你没办法哦。

最喜欢看广告,广告里最喜欢的是黄金搭档和脑白金,听到音乐就会随着画面上的小人扭动身子,还配合着夸张的表情和胳膊的动作,真是好玩。不过看广告的时间以后要严格控制了,为了不让你和爸爸妈妈一样戴眼镜,你只能偶尔很偶尔的过过眼瘾了。

外婆和奶奶带你去拍个人写真,你喜欢自己坐着玩,自己站着玩,自己趴着玩,坐着站着玩的是树叶,趴着玩的是喷水池的水花,象模象样的一个大小孩样子了。不过,总是不配合摄影师的镜头,一按快门你就低头,要么闭眼睛,小坏蛋,怎么没有继承爸爸妈妈爱臭美的习惯呢?

小坏蛋脾气越来越大,喜欢的事让你做,你会开心的摇头晃脑,嘴里“啊娃娃娃”“啊妈妈妈妈”“妈妈啊爸爸”的歌声嘹亮,不喜欢的事让你做,你就很不配合,拉着长音,“啊~~~”“啊不~~~”。抢妈妈的鼠标失败,就开始挤着眼睛假哭,还好妈妈火眼金睛看穿了只挤眼睛没有眼泪,假装不理你,你慢慢的自觉没趣就收声玩其他的去了。对南瓜的态度,全家人一致是不溺爱,不盲目顺从,该讲道理就要讲道理,谢谢外婆和奶奶,能和爸爸妈妈统一战线。

徐小平pk蔡笑晚:今天我们如何做父母

《我们》现场请到了有家庭教育专家蔡笑晚先生,以及新东方现任校长徐小平先生。

蔡笑晚,被誉为“人才魔术师”,一位极富传奇色彩的父亲,他曾说给自己名片的头衔上只印“父亲”两字,并把父亲的角色当成终生事业来经营。在这样独到的家庭教育理念下他培养出了5个博士,一个硕士这样的精英壮举。其中,大儿子36岁时就成为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最年轻的终身教授;二儿子在素有“金融界哈佛”之称的美国高盛公司出任副总裁;小女儿28岁便成为哈佛大学最年轻的副教授。

另外一位与蔡笑晚进行“PK”的嘉宾是现任新东方学校校长、担任留学签证、职业规划咨询专家的徐小平先生。多年的海外留学生涯及教学经验形成了他培育新一代独立开放的观念。

徐小平:我推崇的是精英教育。

我的精英教育有两个基本原理:第一,基本价值观:人人都可以成为精英,人人都是他自己的精英。第二,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精英,绝不仅仅限于基础科学。绝不仅仅是有一个博士学位就是精英。我鼓励的是每一个人全面发展,和马克思主义的观点是一致的。关于蔡先生,作为一个父亲,培养出五个博士和一个硕士。我觉得这是一个伟大的成功,我表示真正的崇高的敬意和尊重。但是这个绝对不能成为全国人民仿效的榜样,因为这个时代是多元化时代,并不是所有人都去搞基础科学。都去做科学家,就对人类文明做出贡献了。最近刚刚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那个,一个拉大提琴的,演奏贝多芬《欢乐颂》的,最后通过做这么一个最卑微的工作,找到了尊严,找到了价值。实现了崇高的人性,赢得了妻子和全社会的认可,我觉得这是伟大的精英。

蔡笑晚:首先,我从来没有把培养五个博士一个硕士,当做我们的成功,而是我们把孩子培养成对社会有真正贡献的精英人物,千万不要把培养成博士硕士,作为我们家庭的成就。

徐小平:我同意蔡先生这一番话语

王利芬:在结尾的时候 你们终于站到了一起 交流是必要的

徐小平:真的!我同意的!因为作为科学家,作为哈佛教授,和做一个普通人,甚至我们传统所谓不入流的职业,只要你把它做好,你同样能得到尊严,同样能得到幸福。我不是针对蔡先生,而针对整个中国社会的一个普遍问题,就好像是高学历,就好像是多知识,然后把现在的孩子折磨得不像人样,我想最重要的是,我们应该走出一条什么呢,我们这个社会百花齐放,一百个孩子有一百种选择 一百种出路,这样一种选择。

王利芬:关于家庭教育的这样一个争论,得到的一些启示是什么?

徐小平:最重要的一个其实我觉得还是一个在于,让孩子在一个更常规的社会渠道,去发展的问题,还是让他更多去自由发展的问题,你现在想清楚没有,其实没有想清楚,我特别想和专家探讨是怎么来平衡,其实我也很希望,我的孩子能够去做博士,能够具有很高的学历,但同时我也非常期望他,有很综合的很多素质,有很好的领导和团队,和朋友相处的能力。我来讲一个我家人的故事,我写过一篇博客《我的儿子想做厨师》。他提出来的时候我很惊讶,但是我看见他的反应,失望的时候。我立刻感到自己犯罪了。我说太棒了!做厨师吧!后来我的儿子又想做摇滚巨星。我明知他做不了。但是我说“你可以做”。现在我的儿子又想做街舞巨星,他今年是十七岁。我和我太太一直在鼓励他,为什么呢。人生就是一系列永不停息地探索和寻找,你知道吗?……这个答案是这样的,做什么?让孩子在同龄人当中寻找自己的天性。寻找自己的爱好。谁知道他在某个时候因为某件事情的刺激,就突然对某件事情发了疯呢。我四十岁因为俞敏洪来到加拿大。说回来干点事吧,我就回来了。如果俞敏洪不回来呢,我在加拿大还是一个优秀的小学音乐老师。最重要的不在于现在定什么目标,还是我刚才开头讲的东西,尊重孩子的天性,发现他的天性,呵护他的天性。然后一步一步走,说不定在什么时候,他就找到了自己人生的归宿,找到了最好的他自己。

王利芬:因为今天很多问题,是针对蔡先生和蔡先生这样一些书籍(《我的事业是父亲》)。他的教育理念,我特别希望对电视机前的观众说一下,在学习蔡先生这样一个家庭教育方式的时候,我很欣赏上海的陈先生他的一句话,就是一定要找到这本书背后的原理,而不是东施效颦,如果是那样的话。对今天多元化的社会来说,这的确是个灾难,家庭教育没有最好的,只有适合的,你的孩子的选择也没有最好的,只有适合的。

詹文明(教育专家):我想我要讲的就是成功这个字眼,在我们刚刚谈的当中出现的频率太高了,其实不能叫做成功,顶多称为叫成就,所以成就跟成功假设划上等号,那就是迷失就是误区。因为我们一直期望高水平高精英,一群诺贝尔得主把他集合起来开一个会议,所得到的结论情商七十都不到,因为事实上我们都了解,所有的专业它只不过是一个门

一个窄门,而不是他什么都会。而我们要的恰恰是,所有不同的行业,不同的类别。我们需要这样的人才。

王利芬:我们提出了两个问题,一个是隔代冲突的问题,我们试图给了您很多的建议。第二个问题是要不要给您坐在旁边这么小的孩子树立目标的问题。这个我们的争论也非常地激烈,从这两个问题里面我们发生了几场交战,我们能够看到,今天我们家庭教育,是有多么不同的选择,而这个不同的选择源于我们今天这样一个变化的时代。我们选择更加多样化。我们所有的青年一代直接面向国际化的浪潮,我们有互联网实时连到全世界,这也是我们今天要谈论这个题目的原因,我们说“今天我们如何做父母”如果是昨天——1978年改革开放之前,中国人做父母我想应该是一代接一代,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可是在今天这个问题必须谈!我们今天这个现场告诉我们,这个问题不仅要今天谈,而且要一直谈下去,因为家庭教育在人的成长过程里面,起着太大的作用。但是家庭教育也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事情。我们绝对不要在这里给出一个非常简单的答案。就像詹老师讲的。复杂的问题没有简单的答案。我想通过这个节目,我特别希望父亲母亲重新考虑一下做父母的方式,我们上一辈人,包括这一代年轻人,还有这样一些未来的父母,重新来思考一下,以后我们如何做父母,如果能够达到这样一点点的成就。我想这个节目,它今天的价值就应该能够彰显了。

最后感谢每一位争论者,因为你们的争论,让我们对这个问题的思考,更加接近深入一些谢谢上海的嘉宾,谢谢每一位观众!

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奥运宝宝 blog archives for September, 2009.